高扬

中联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研究领域:

大国关系;一带一路;南太平洋地区研究

高扬:如何透过“外交行话”看外交?

人访问

高扬:如何透过“外交行话”看外交?


作者:高扬

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

5月29日,《人民日报》第3版刊发的评论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中罕见使用了古语“勿谓言之不预”。美国CNBC等许多媒体网站头条迅速转发,翻译也很直白“Don'tsaywedidn'twarnyou.”(别说我们没有警告你们)。国内外吃瓜群众的好奇心一下子被调了起来,纷纷解释这到底是个啥含义?

众所周知,中国人说话的特点就是表达含蓄、话里有话,外交辞令的选择更是斟酌再三,所以有时候让人听了之后感觉云山雾罩、不明所以。因此,外交辞令常常被人们称为“没有错误的废话”。但是外交辞令并非是大家平常认为的套话连篇、空洞无物,而是既有着维持灵活性的模棱两可,又有着非常丰富的表达内涵;既言简意赅表明态度立场,又简洁明了直奔主题;既充分显示国家气度,又足以维护国家威严。笔者搜索了一下我国外交新闻报道上常用的一些外交辞令,跟大家一块来探究探究这些辞令背后的隐藏含义。当然,由于中国外交辞令众多,本文只选择常用的辞令划划重点、敲敲黑板。

“关切/关注”属于外交辞令上对事态发展的最低级别用语,一般主要是表示对发展势头不好、可能伤及自身利益的事态的关心。程度逐渐增强的外交辞令分别是“严重关切/关注”、“谴责”和“强烈谴责”、“抗议”和“严重抗议”。“严重关切”意味着中国政府针对某事可能会出手干预并将采取相应举措,“谴责”和“强烈谴责”直接表明中国政府对此事持不同意见和立场以及愤怒的态度,“抗议”表明中国政府对某人、某国的言论、行为或措施表示强烈反对,“严重抗议”不仅强烈反对而且已经制定措施准备反制应对。在很多场合,“极大的愤慨”也被经常使用,意思也很明确我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予以报复,但是我不会就此罢休,会有其他的措施拿出来报复。很多人对经常使用的“表示遗憾”非常不满,认为这是软弱无能的表示,实际上,这个词所要表达的意思是不赞同或不愿意看到某种情况,但还没到需要抗议或谴责的程度。

“不能无动于衷”或“不能置之不理”,是向对方暗示如果事态继续恶化,中国政府将予以干预。“将不得不仔细地重新考虑本国的立场”,意味着如事态继续恶化,中国政府可能把双方友好关系调整为非友好状态的关系。“我们对此表示不满”意味着双方已经吵吵起来了,当面拍桌子的事情也会发生。“正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保留予以评论的权力”等是就某事发出警告的不同层次的表达。“不能置之不理”和“将采取相应的措施”表明该警告的已经警告了,现在要拔刀报复了,至于我用刀子干大的还是小的就等着瞧吧。当然还有“进行不符外交身份的活动”的说辞,其实就是指责对方一些外交官名为外交官实为间谍,在我国境内搞间谍活动,一般就是驱逐出境。

“我们注意到”,“我们理解”,“我们不提出异议”,“我们同情”等不同的语言表达,其最终要表达的意思都是中国政府对某事的赞同立场,表明中国政府对此事是支持的,并愿在未来加强合作与支持。还要注意的是,在多边外交场合,中国的外交辞令中更注意含蓄和婉转的表达,比如要对某事或者某种观点表示不同甚至、反对或者否定时,常常会使用转折的笔法,如“我们对此持有最大的同情,但是愿意指出……”,“我们对某某怀有深深的敬意,但是我们认为……”。无论前半部分如何表述,这样的表述主要看后半部分所表达的意思,基本上都是"我们拒绝接受"、"我们对此持否定立场"或者"我们不同意这样的观点"等含义。

在会谈或者谈判的报道中,出现频率较高的有以下词语“赞赏”、“尊重”、“持保留态度”、“坦率交谈”、“交换了意见”、“充分交换了意见”、“双方增进了了解”、“会谈是有益的”等。我们“赞赏”并不是支持对方,而是表示对方的某些观点和要求还勉强可以接受,但大多数都不符合我的立场要求。“我们尊重”表示虽然不怎么同意对方提出的要求和立场,但我懒得跟提意见和建议,就这么着吧。“我们持保留态度”就是说对你的观点和立场我不同意,但是我不回绝你,我们继续谈谈看,看看是不是可能有发展变化。“双方进行了坦率交谈”意味着双方都充分发言,阐明了各自的观点和立场,但是由于差距太大基本上没谈出什么成果。“双方交换了意见”表明双方只是借机各自表达了自己的观点立场,按照自己的立场与对方进行了争吵,没有达成任何协议。“双方充分交换了意见”也即双方很直白,也没有太克制,由于观点立场不同,大家在当场就吵开了架,但好在没到摔杯子走人的程度。“双方增进了了解”表明双方原来的立场差距太大,都认识到这导致达成共识存在鸿沟,但双方并未批驳对方,而是尽可能多的听取了对方的介绍,达成协议还远着呢。“会谈是有益的”表明由于双方对会谈的目的要求很低,只要能坐下来谈就已经是成功,会谈不求取得任何具体成果,而且双方接下来会继续会面熟悉。

关于对话和谈判等场合还经常出现“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双方的态度是积极的,气氛是良好的”、“双方进行了建设性对话”等表述。“双方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意思是双方的友好关系让大家像朋友一样会面交流,主要务虚谈原则但也能谈出一些具体成果。“双方进行了建设性对话”如果出现在新闻报道中,则表明双方在有分歧的问题上都做出了有原则的妥协,妥协达成的成果可能距离双方的期待目标虽有差距,但是已经推动双方就悬而未决的问题达成均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譬如2018年3月8日的新闻“对于中梵建交问题,中国表示中梵正进行建设性对话。”“双方的态度是积极的,气氛是良好的”就是会谈没啥进展,但双方对于展开对话的态度积极,也都有着希望对话达成一定成果的良好意愿,对此双方都很满意目前的状态。

“悬崖勒马”出自清·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此书生悬崖勒马,可谓大智矣。”比喻到了危险的边缘及时清醒回头。这在外交上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表态,是给对方的最后一次警告,也是给对方的最后一次机会,否则伴随而来的是严厉的报复和反制措施。2014年在点评安倍的历史观时,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日本领导人给华人最好的祝贺、给中日关系最真诚的祝福,莫过于“在历史问题上我将悬崖勒马,马上认错,马上就改,再也不去参拜靖国神社了”。2017年3月8日,外交部长王毅在两会记者会上谈到“萨德”时表示,中方敦促韩方悬崖勒马,中止部署,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这两次使用悬崖勒马后,中国与日本的高级别官方交流基本中断,韩方在华的企业受到民众自发的抵制而损失惨重。

“是可忍孰不可忍”出自《论语.八佾第三》,现指事情恶劣到了让人不能忍耐的地步。在外交上也是一个严肃庄重的表态,这样的表态在新中国的历史上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二次是1979年2月17日,《人民日报》发表《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自中越边境的报告》,第三次是2012年10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日本必须承担背信弃义的严重后果—五论钓鱼岛问题真相》社评,针对的对象是印度、越南、日本,后面的中印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和中日关系的大倒退,都充分显示了这一外交表态的巨大后果。

新中国成立后迄今四次发出“勿谓言之不预也”的言论,分别是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报》社论《是可忍,孰不可忍》,1967年7月3日新华社发表的“就苏联驻华商务代表处人员在我国非法进行窃取情报的活动我国外交部向苏联提出强烈抗议”,1978年12月25日《人民日报》社论《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2019年5月29日《人民日报》第3版刊发评论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对象分别是印度、苏联、越南和美国,后果也很清楚。

除了以上,外交上所用成语也是内涵丰富,如批评日本收买英国右翼智库抨击中国“枉费心机”、韩国称中国公民赴韩旅游下降系中国政府限制是“捕风捉影”、印度称洞朗地区为三国交界“别有用心”、蔡英文等为“井底之蛙”、美国在制裁朝鲜问题上“过河拆桥”、印度寻求俄国支持做到了“仁至义尽”、对南海填岛“杯弓蛇影”等等。这些外交辞令不仅体现着中国传统智慧,更是在外交实践中体现着大国外交自信的不断成长。


图片来源:网络

文章来源:《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6700234856057537027/

人访问

更多文章

  • 中美关系发展的重要关口,即将举行的夏威夷会晤反映出点啥?2020年06月16日

    作者:高扬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研究人员根据美国媒体和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中国和美国正在筹划两国外交高级领导人近期在美国夏威夷举行会晤。如果消息属实,这次会晤将可能是两国关系进入新阶段的一次非常重要的高级别会晤。这个消息既令人意外又不出意料之外。虽然中美两国外交部门之前开足马力开启互相硬怼模式,相互指责对方甚至升级到人身攻击的程度,但是外交上的这种指责很多时候并不是什么大事和稀罕事,...

  • 高扬:如何透过“外交行话”看外交?2020年05月25日

    高扬:如何透过“外交行话”看外交?作者:高扬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兼职研究员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5月29日,《人民日报》第3版刊发的评论文章《美方不要低估中方反制能力》中罕见使用了古语“勿谓言之不预”。美国CNBC等许多媒体网站头条迅速转发,翻译也很直白“Don'tsaywedidn'twarnyou.”(别说我们没有警告你们)。国内外吃瓜群众的好奇心一下子被调了起来,纷纷解释这到底是个啥含义?众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