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逸舟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

研究领域:

中国外交;国际关系理论

王逸舟: 拜登当选对中国是机会,全球政治舞台将出现新一轮博弈

人访问

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17期)上,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逸舟结合美国政局的这次重大变化,从特朗普的“遗产”、关于新的总统和中国怎么做三个方面论述了其对于目前中美局势的观点。以下为王逸舟教授的发言全文。

王逸舟

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

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

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


我从国际关系、世界整体格局、目前出现的一些新情况以及中国外交在这种全球变化中如何去适应,结合美国政局的这次重大变化,谈几点看法。

一、特朗普的“遗产”或“特朗普主义”

我们在看到美国新的总统拜登推行政策之前,首先应该区分一下,特朗普这几年有很多疯狂的行为,但他留下了两个重要的遗产,或者把其称为特朗普主义。

第一,它折射出美国不断加剧又难以解决的内部撕裂,同时表达出美国内部各方面对自身相对衰落的深刻担忧。特朗普很多政策是用一种扭曲的方式折射出美国社会、美国整体国家对相对衰落的焦虑,不管他采取什么做法,这种“特朗普主义”就是对美国自身衰落的担忧,由此产生的各种各样的挽救尝试,并且还会长久地存在。

第二,“特朗普主义”比以往任何时候对中国的打压都更加蛮不讲理,但背后其实反映了一种美国社会的新共识,即中国作为一种全方位的新兴竞争者正在崛起,构成对美国世纪霸主地位的严重挑战。特朗普执政后期看似疯狂的行为,表达了美国两党、美国国会、美国社会一种新共识,就是“中国是个大问题了”,未来这种“大问题”意识或者“中国威胁”“中国挑战”“全方位竞争”的概念,会成为美国新政权承继的一个主题。

我个人最感兴趣的是这两大遗产,他对美国自身衰落的焦虑,比以往任何美国总统更加凸显美国的撕裂;把中国作为对手,作为挑战者,在美国已经在相当大程度上形成了共识。

二、关于新的总统

新的总统不出意外的话是民主党人拜登,现在拜登团队以及它整个竞选过程都反复强调,上台以后会有四大关注。首先是疫情应对;第二是美国的经济问题,尤其在疫情冲击下,美国现在经济状态不好,很多问题持续地加剧;第三是种族问题,民主党人对此一向比较重视,但今天的重视恐怕同以前克林顿时代、奥巴马时代会有新的不同;第四在国际层面,以气候变化为代表,反映出美国对多边议题、对全球问题的关注与掌控的需要。

这四大议题特别有民主党人的特点。面对这样新的、相对特朗普时期而言更可预期的内外政策,全球都密切关注。毫不夸张的说,这段时间不光中国人,俄罗斯人、以色列人、欧盟的传统盟友,以及美国的对手伊朗、古巴、朝鲜概莫例外,美国大选恐怕比任何国家的政局变动对这些美国的敌人和对手造成的冲击都更强烈,对于所有全球的玩家行为体角色而言,全球政治戏剧舞台上会出现新一轮的博弈。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美式多边主义会复活,首先是对盟友体系做出修补。最近参加几个会议,感受到了欧盟、日本、韩国,甚至很多稍微小一点的国家,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甚至新西兰等对美国新总统的高度期待。这肯定会导致很多新的国际关系与重大事态。

2、重新审视大国关系,特别是主要大国的战略对竞争关系的再审视。对美中关系怎么去定位,虽然与蓬佩奥之流那样不会一样,但必定会把中国作为长期的主要对手,把短期、中期、长期衔接起来进行再规划。还有一点不能忽视,即俄美关系,现在恐怕世界大国领袖中间,俄罗斯领导人是有理由焦虑的。

相对而言,大国关系在规划之时,俄美关系、中美关系、欧美关系这三组关系会在拜登的外交新格局中放在突出的位置。虽然他优先关注的是国内疫情、种族关系以及撕裂的政治生态,加上特朗普的折腾后遗症,拜登会在一段时期内应对国内事务。但一旦他站稳了,民主党将对外交重新规划,大国关系的重新规划会提上日程,上述三组关系会出现微妙改变。

3、美国人在国际规则制定,国际组织领导力会加强,这是民主党人很用心、很有盘算的东西,他们会并用软实力、硬实力,会用老谋深算的方式,以规则为基础,在国际话语、国际政治的引导方面显示美国在世界的主导。

4、对世界全球格局的影响,现在美国有可能对付麻烦的竞争对手,比如伊朗、朝鲜、叙利亚、古巴、也门、基地组织,实行再一次的定位和博弈,尤其在战略枢纽地带,比如中东地区、北非、土耳其、以色列周边等等(近几年加了乌克兰)。这也可能带来新的一轮国际关系的博弈,美国不是单打独斗,会有伙伴比如北约、欧盟、西方盟友乃至其他国际组织加入。

三、中国怎么做

短期来看,我们现在有理由做出主动性的努力,释放某种善意,鼓励恢复接触、恢复对话,在一些工作层面,比如教育、学术、人员往来、旅游、关税相关的商务部门、疫情合作等,都可以做相应的努力。前段时间,不少机构处于等待甚至放弃的状态。现在新的总统即将上任,这些工作部门的接触很重要;就像毛细血管作用一样,不能仅靠大脑,心脏,机体各个部分都需要活跃起来,应当努力地使中美关系恢复稳定,争取扭转前段时间直线下坠的态势。

当然,中长期看,要有清晰的意识,美国现在对中国的看法改变了,两国关系很难回到过去。刚才说到,特朗普遗产之一是中国在美国心目中的形象这些年来是大大降低了,美国方面有大量指责,如所谓的不完成入世承诺,“工业制造2025”以国家权力搞不正当竞争,信息不透明,疫情通报不及时,在周边地区执行压制性扩张政策,以及国内民族问题等。这些都可能成为未来斗争的领域。

最大的挑战、最严峻的问题可能涉及高科技领域。美国人认为,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未来制约美国的措施,通过实行重大的国家战略、国家补贴,来对美国实行战略性压制。美国人甚至依据某些材料给出时间表,据说中国到哪些不同年份在哪些高科技领域、电子领域逐步压倒美国。虽然那些较为不敏感的领域,教育、学术、旅游、关税、疫情等有望改善,但中美关系有些是很难改变的,会面临很大的摩擦压力。欧美对中国在规则基础上的要求,比如认为中国不是市场经济,信息不透明,实行了大规模的国家补贴,在某些领域有军事上的背景,在未来太空、极地、海洋、5G,等等,对中国都抱有偏见及深刻的疑虑,这些方面对我们来说也很难让步,涉及到我们下一步自身的改革、开放,哪些领域可以开,哪些领域不能开,哪些可以对话,哪些不仅不能妥协反而更加强硬坚定。对此需要好好反思与审视。

重申一下:目前与前十年的状况相比,我认为区别在于经贸领域,拜登新政府更多的是讲规则,比如WTO的规则,中美贸易关系中原来的规则,在贸易、技术,所谓透明化,以及分享数据方面,美国有一套说法,而我们这边需要认真做好准备,学会并善于利用国际来和美国对打、对谈。在高科技领域,尤其敏感技术领域,美国一定会对中国进行更多地约束和打压。我们和美国是两种不同的体制,我们是新兴国家体制,共产党领导的央企、国企扮演很重要的作用。美国虽然也有国防部的各种大订单,有波音的,但总的来看没有国有的概念,因此他们对这个是非常排斥和打压的。未来在高科技领域美国的封锁打压可能会形成两国经贸谈判的新的焦点,在一般比较低端的领域,比如制造业、家具,以及疫情相关的领域,有可能恢复接触、恢复正常的贸易。对此要有思想准备和复杂的综合应对。

目前周边的热点和前一段时间有不同的性质,前段时间不管在台海还是南海,美国纯粹是挑衅,玩黑的,不守信用,不讲以往的规则。但未来一段,预期拜登会建立在所谓的规则、盟友协调以及国际协议基础之上,对中国施加各种压力及要求,比如海洋的自由问题,包括在南海国际仲裁问题,以及周边很多热点问题的处置。民主党擅长打组合拳,把这些与诸如人权问题、香港新疆西藏问题、经贸规则、政治议题等结合起来。

基于此,我们要做好审视,对自身国际战略适当做减法,要适当进行战略收缩,不能着急扩展,要多交朋友,把竞争者和对手尽可能减少。这一点至关重要。这几年形势有些严峻,大力出击、多方出手,也多少带来国内某些紧张氛围及心态,例如,随着中美关系的紧张,不少企业家、公众觉得要打仗了,要摊牌了,有点对建设发展的长期目标信心不足。这对我们落实“十四五”规划,对于从容开展重大的国家建设和各种改革是有影响的。

此外我认为,外交还是要服从国内,不要脱轨,不要冒进。我认为,目前外交需要审视,外交是很复杂的艺术,外交不是军事,在新的时代,我们在复杂的大国竞争面前,要充分地把外交的事做好,要寻找看似不可能局面下的机会,哪怕极不容易的机会。

中国领导人在国际上的三种承诺十分重要:1、不打冷战。中国不打新冷战,不管遇到什么麻烦,我们要在国际上承诺,中国决不和任何国家,特别是美国打冷战、热战。2、承诺多边主义,有人说中国式多边主义和别的多边主义不一样,但我认为这个旗帜切不可放弃,讲多边主义的时候不要把中国作为例外,中国的独特、和别人不同的少强调。多边主义,就是多讲讲大家共有的问题。3、中国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者。这个很重要的尺度要落实,不要把它搞虚了,很多部门在做具体事情的时候抛诸脑后了。应该大力减少对外宣传中的意识形态色彩,少一点高调门的抨击,要让企业家安心做企业,让老百姓安心地过日子,做教育、做学术、做改革的不同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应该做的自身建设与改革事业上。

总的来说,拜登当选对于中国来说是个机会,也是让外交大力发挥的机会。下一阶段我们要充分地发挥一个有智慧的国家,一个有文化的民族,采取改革开放以来建立的自信国家的态度,去面对美国新领导以及他在全球可能出现的变化。

文章来源: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 CMF

人访问

更多文章

  • 王逸舟: 拜登当选对中国是机会,全球政治舞台将出现新一轮博弈2020年11月11日

    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17期)上,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王逸舟结合美国政局的这次重大变化,从特朗普的“遗产”、关于新的总统和中国怎么做三个方面论述了其对于目前中美局势的观点。以下为王逸舟教授的发言全文。王逸舟北京大学中外人文交流研究基地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中国国际关系学会副会长我从国际关系、世界整体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