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溪

港湾海外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研究领域:

地缘政治与技术竞争;智慧城市;企业战略专家

陈溪:中美地缘技术竞争的中国战略

人访问

地缘技术竞争的序幕

当前美国按下了贸易战的暂停键,但这只是经济及弹劾风险之下的临时性休战,并不会解决中美之间的根本分歧。

让我们先审视下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赤字和歧视指控。2018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赤字达到4200亿美元(美国观点)或2400亿美元(中国观点),但这是由于美元国际结算货币地位、中美产业结构和劳动分工差异、零部件对美再出口等因素,此外美国对华还有400亿美元服务贸易盈余。中国不热衷于保持高贸易顺差,汇率浮动及低资金利用效率会带来损失。相反热衷于推进WTO框架之下的公平和自由贸易,如前WTO总干事Pascal Lamy阐述中国在它长长的承诺列表中已做得非常好:将平均税率降低到9.8%(2010),对外国资本开放包括通信、汽车和金融在内市场(2019),提升稀土出口配额和设立更多自由贸易区(2019),政府采购中对外企一视同仁(2019)。贸易竞争并非中美竞争核心,虽然不论谁担任美国总统贸易批评它都将占据头条。

非贸易壁垒指控非常激烈。关于商业合作窃取知识产权指控,全球公司主动在华投资,赢得超预期受益,最大化其转移技术的价值,这是公平商业协议。和日本韩国上世纪从模仿创新向自主创新转型中策略一致。甚至在新法律之下,中国政府不允许强迫外国投资者实施技术转移。关于政府支持指控,类似于美国和欧洲航天等安全项目所获得的国家支持,这是国际惯例。关于安全指控,最直接案例是美国而非华为或其他中国企业监控德国总理。此外,没有任何设备(包括华为和思科)是完美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可合作修复潜在未知漏洞。关于军民两用技术,中国的确如此,但该如何看待波音和通用电气的类似角色呢?

地缘技术竞争的核心战场

中美之间地缘技术竞争大幕已经拉开。特朗普执政之前,美国企业主要居于产业链上游,与居于产业链下游的中国伙伴合作较稳定。但现在即便投资经理所做决策符合通常商业原则,决策也会政治化,尤其受到美国以国家安全或经济爱国主义名义所施加的政府影响。

信息与通信技术基础层企业提供了包括光纤、5G网络和服务器等在内的产品。它们拥有更长供应链并提供高质量就业。我们将展示CPU、DRAM和NAND Flash的授权专利数据,这三类核心部件支持服务器的计算、内存和存储功能。

从德温特世界专利索引数据库数据中可知美国企业在全球CPU、DRAM和NAND Flash的授权专利数量上有统治地位。以CPU为例,IBM(10760)、Intel(4785)、亚马逊(2139)、ARM(319)、Marvell(244)以及AMD(261)领先于紫光(542)、曙光(111)、兆芯(62)与飞腾(9),华为(6687)是一个另外。在高质量美国和欧洲授权专利数量上的差距则更明显,IBM(10758、6)、Intel(3218、448)、亚马逊(2138、45)、ARM(280、17)、Marvell(244、1)以及AMD(257、47)大幅领先于紫光(45、15)、曙光(0、0)、兆芯(34、7)与飞腾(0、0),仍只有华为(1432、1092)在高端专利上保持世界竞争力。紫光则是中国信息与通信技术潜在巨头,它拥有一条较长价值链,包括了展讯(CPU供应商)、国芯(DRAM供应商)、长江存储(NAND Flash供应商)和新华三(系统集成供应商)等。

一个更开放的市场

中国用其具有吸引力的国内市场扩大防御纵深,在遇到强大对手突然而猛烈袭击时,这是一条有效的军事原则。中国市场为上面所提到的美国企业提供了高达17-40%的年收入,只有亚马逊除外。放弃中国市场将成为代价昂贵的举动。而且,中国信息与通信技术企业也具备强大的竞争力,尤其是在通信、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

美国选择了攻击中国薄弱侧翼,即核心部件供应链及其商业网络。这既可被挟持为与中国政治谈判的筹码,从而使中国付出高昂的政治或经济成本。也可迫使中国从战略产业中部分撤退。更多中国企业将被纳入制裁名单。世界信息与通信技术产业链将因此破碎化,也将承担离开中国带来的高额迁移成本。

起初,中国略有惊慌。但现在他们已认识到局势。作为回应,中国政府已迅速执行国内市场开放战略,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甚至可能加入更高水平的全球贸易协定,如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中国企业则有三个可能战略:全球并购、全球人才和第三方市场。

全球并购

对中国而言,一个可行举动是对有核心知识产权的中小企业或初创企业进行识别与投资,部分保障其供应链安全。

因为领先的CPU供应商(包括英特尔、AMD和ARM等)前五大股东占有(包括先锋、贝莱德、道富等)25-50%的股份,DRAM和NAND Flash领域领先者(包括美光、西部数据、东芝存储等)前五大股东之和也超过35%。此外,美国政府及其盟友也会联合起来建立针对中国的经济与技术防线(例如通过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

作为回应,中国可能会鼓励风险投资或私人资本识别和投资具有硬核技术的全球中小企业或初创企业,虽然它们将面临严格的投资审查规定。

全球人才

中国通过开发人力资本最终将扭转局面,但这需要时间。

从上海世界大学学术排名(2019)可知,美国在关乎未来信息与通信技术革命的关键学科中,排名前十位大学的数量大幅领先中国,例如数学(5:0)、物理(7:0)、化学(7:0)和材料科学(8:0)等,中国则在通信工程(7:0)居于领先地位。这意味着中国将培养出更多出色的通信技术工程师,而美国则可能拥有更多芯片设计和制造,以及软件领域的开发者。在传统学科领域(如土木工程、冶金工程、交通工程等),两国的领先研究机构数量则持平。

此外,美国严格控制中国学生和学者签证的举动也将阻碍中国追赶的步伐。为了吸引全球人才,中国公司和研究机构可以尝试与更多的非美领先机构建立合作,例如英国、新加坡和瑞士等。

第三方市场

共同开放第三方市场可以拓宽中国与经济合作伙伴的政治信任。

由资本、劳动力和出口驱动的全球快速增长时代已经过去,需要一种新增长模式。它更注重全球治理和区域治理(例如医疗和教育),或是传统和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例如智慧城市甚至人工智能城市)。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独自承担经济成本,并建立一支有效的建设队伍,在发展中国家尤为如此。中国和美国分别擅长硬件和软件,他们可以在第三方市场合作竞标项目,例如在东南亚和巴尔干走廊的智慧城市项目。如果美国拒绝与中国合作,美国的盟友将很快找到补充或替代其角色的途径。

结论

当前,很难预测谁将是未来信息与通信技术竞争的赢家。虽然当前中国信息与通信技术公司在光纤通信和无线通信占据优势。但是,6G时代(2025-2030)格局仍难预料,这是由于美国领先的卫星技术及其对国家力量的运用。作为回应美国制裁中国的威胁,中国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学习它们的经验。它们通过引导国家风险投资的分配、保护知识产权以及给予海外留学生归国激励策略等措施,建立了自己的生物医药产业。中国和它们一样,相信关键技术不能借来,而必须自己创造。

中国和美国不是敌人,但是对手。没有一方将在这场漫长竞争中获取绝对优势。一些国家(例如俄罗斯、新加坡、欧洲或日本)的兴衰取决于是否适应地缘政治发展及在下一代信息与通信技术革命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与角色。对于众多正处于衰退之中的中小国家而言,它们更关心大国对于维持多边体系以及合作应对全球真正挑战的承诺,例如数字治理、气候变化、消除贫困和恐怖主义,而不是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


文章于2020年1月27日发表在新加坡联合早报 http://www.uzaobao.com/mon/keji/20200127/66356.html


人访问

更多文章

  • 陈溪:重塑香港以及未来的亚洲2022年11月08日

    《北部都会区发展策略》燃起香港和整个湾区的希望,但在它成为真正的增长动力前,让我们再次审视香港所面临的核心问题及摆在桌面上的解决方案。众所周知,资金和人力资源向金融、地产、咨询、法律等服务业过度集中,导致香港社会难以向首次置业的年轻人及底层百姓提供高质量就业机会,使其难以负担起住房和生计,这也成为香港社会稳定的最大挑战。有专家提出兴建公租房,并在香港北部力推高科技产业。这是可行之路。在北部的新...

  • 陈溪:新滞涨时代的全球发展、治理与大国竞争2022年09月13日

    为应对增长放缓、通膨高企的复杂局面,全球决策者和经济学家们将目光转向经济史,尤其是1970年代滞涨期到1990年代高增长期的经济转型,希望从成功的财政政策中获得答案。例如,兴建重大工程、削减一般性公共开支或社会福利开支、大规模减税和鼓励出口,以及加大垄断行业竞争、鼓励技术创新和企业家精神等。但是,和半个世纪前相比,世界所面临的新挑战已截然不同,除了兴建重大工程项目以外,财政政策的效果可能不容乐观:(1)...

  • 陈溪:2022年的中国智慧城市:建立发达的数据要素市场2022年08月03日

    前言:依靠未来技术拉动中国或世界经济增长,预期至少还需5-8年,例如6G通信网络、卫星互联网、无人驾驶和量子计算等。当前,除了加大基于存量技术投资,例如5G通信网络、千兆光网、超算中心和各类共性平台等。未来3-5年中国智慧城市建设核心是建立发达的数据要素市场,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以应对增长放缓带来的政治、经济和社会挑战。图片来源: jamesteohart / Shutterstock.com建立发达的数据要素市场数字生产决定数字消费,有什...

  • 陈溪:2022年的中美地缘政治和技术竞争2022年02月13日

    2022年,中美地缘政治和技术竞争的主要议题将从“激烈对抗”转换为“国内优先”。主因在于中美均需应对全球性挑战所带来的冲击,例如全球经济增长放缓、革命性技术缺位、新冠疫情盛行、气候变化加剧、财富高度集中和社会动荡等。在全球数字消费应用领域的并购潮,则将体现中美两国资本的共同利益。但是,双方仍将在高标准的商品和数字贸易协定中发生激烈竞争。

  • 陈溪:中美竞争及更大的全球挑战2020年06月25日

    首先,美国扩大对中国科技企业制裁并不让人意外,中国科技企业已在通信、人工智能和数据服务领域取得领导地位。美国将技术视为与中国竞争的主战场,限制中国企业能力,切断它们与美国企业联系或阻止它们进入美国市场。美国的目标是加速其海外制造业回流,并减缓中国在疫情之后经济恢复和技术进步的步伐。“中国当前技术对美国施加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美国总检察长William Barr在二月华盛顿一场会议上说道,他还重申了对中国强...

  • 陈溪:中美合作推进全球互联网监管体系2020年06月14日

    中美互联网平台企业具有全球竞争力,全球数码税等监管体系的出台,将帮助两国互联网平台企业获得全球数码治理体系之下的国际市场,长期来看将得到更大收益。在执政最后几天,特朗普政府仍向中国信息与通信技术(ICT)企业发起进攻。1月14日美国国防部将小米、中国商飞等纳入包括至少44家中企的禁止美资投资表单,认为这些公司(涉及芯片、电信设备、电信运营商和传统行业)威胁美国国家利益。次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

  • 陈溪:疫情下的世界与中国2020年06月11日

    中国城市在二月采取了封城措施,并建议市民居家隔离,以最大限度减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中国民众严格遵守这一规定。三月时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基本得到了有效控制。虽然四月随着输入性病例增多,但总体上已得到控制。对于起源和传播途径,科学家们仍无答案,它可能早在许多国家存在多年。由于中国和世界各国对这一超级流行病认识不足,一...

  • 陈溪:中美地缘技术竞争的中国战略2020年01月27日

    地缘技术竞争的序幕当前美国按下了贸易战的暂停键,但这只是经济及弹劾风险之下的临时性休战,并不会解决中美之间的根本分歧。让我们先审视下美国对中国商品贸易赤字和歧视指控。2018年美国对华商品贸易赤字达到4200亿美元(美国观点)或2400亿美元(中国观点),但这是由于美元国际结算货币地位、中美产业结构和劳动分工差异、零部件对美再出口等...